薊縣生活網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華夏基金鄭澤鴻:理性應對投資波動 長期看好新能源賽道

2021-03-09/ 薊縣生活網/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嘉賓介紹:鄭澤鴻,華夏基金投資研究部高級副總裁,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經濟學碩士。2012年6月加入華夏基金
賺錢

  嘉賓介紹:鄭澤鴻,華夏基金投資研究部高級副總裁,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經濟學碩士。2012年6月加入華夏基金,曾任投資研究部研究員,華夏高端制造靈活配置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2018年8月31日至2020年6月12日期間)、華夏平穩增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2019年1月14日至2020年6月12日期間)等。現任華夏能源革新股票型證券投資基金基金經理(2017年6月7日至今)。

  近期新能源板塊出現調整,近期市場震蕩有哪些原因?如何看待新能源行業未來前景?2021年權益市場將如何表現?基金投資者將如何看待短期波動?對此,東方財富網邀請到了華夏基金基金經理鄭澤鴻做客《財富大咖秀》欄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觀點。

  鄭澤鴻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光伏到2060年可能會有一個70倍以上的空間,風電是將近5-10倍的空間,長周期的過程中一個行業有這么大量空間,新能源行業的前景會非常好。針對近期行業調整,他表示波動是投資的一個常態,回撤也是投資過程中必須要面臨的一個問題,長周期仍看好行業表現。

  鄭澤鴻認為,2019年、2020年,很多基金都有翻倍的收益。而到了2021年,個人覺得它不會永遠有這么高的收益率,市場肯定是有漲有跌的。此外基金投資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保持好心態,因為基金投資是一個長期過程,對于短期波動可以不用過分緊張。

  以下為采訪實錄:

  1)華夏基金鄭澤鴻:碳中和帶來長周期投資機會

  主持人:鄭總在新能源方面深耕多年,最近有一個很火爆的詞碳中和,給我們大家介紹一下什么是碳中和?

  鄭澤鴻:去年9月份,我國政府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力爭在2030年前達到峰值,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什么是碳中和呢?隨著經濟總量的增長,二氧化碳排放其實是越來越多的,到2030年,我國的經濟總量還會持續往上走,一直到2060年,但是我國定下來這樣一個目標,碳排放的頂點是在2030年前要達到,并且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碳中和是什么意思呢?生產生活過程中產生二氧化碳排放,同時植物光合作用會吸收二氧化碳,同時也會做一些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所以到2060年之前,力爭達到碳的排放和碳的吸收達到中和的水平,不再向大氣中排放二氧化碳。

  其實我們說到2060年如何實現碳中和呢,我們其實要從幾個方面去思考,第一個方面就是肯定要減少碳排放大戶排放的總量。從總量上電力是整個碳排放最重要的一個部分,現在電力來源過程中80%是化石能源,就是煤和石油,這是產生碳排放的一個主要來源。如何減少電力的碳排放呢?隨著人們生產生活的提高,耗電量肯定是持續提升的,只能把傳統的化石能源往清潔能源去做替代,所以這里面的空間就非常大了。現在整個電能的來源里面清潔能源大概還有不到20%的比例,新能源,包括光伏、風電、核電,這些占比就更低,水電還占一定的比例。在未來2060年,其實就是40年的過程中,發電領域里面的清潔能源主要是指新能源的占比會大幅的提升。

  做一個粗算的計算,像光伏可能到2060年會有一個70倍以上的空間,風電是將近5-10倍的空間,長周期的過程中一個行業有這么大量空間,我覺得這個行業的前景是會非常好的。

  鋼鐵其實也是碳排放重要的一個行業,它占到了我國18%左右的碳排放。如果要減少碳排放的話,很可能將減少鋼鐵的產量,一旦限制產量,價格肯定要上漲,這是一個交易的邏輯。環保領域很多公司現在有涉及碳檢測或者碳交易,碳排放的檢測設施又是一個比較大的增量市場,所以其實這也是近期市場交易的一些思路。

  主持人:中短期對持倉有一些調整嗎?講了碳中和之后,您對操作上面有什么建議嗎?

  鄭澤鴻:新能源這個行業,一定要想明白長期的問題,短期上我覺得今年投資肯定會波動比較大。今年整個市場面臨幾個矛盾的地方,一方面就是經濟復蘇,對應到上市公司的業績表現會是不錯的;另一方面,經濟復蘇就伴隨著流動性可能的收縮,其實對估值會有一些壓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今年的市場個人認為可能波動較大。

  長期看新能源車和光伏,新能源車現在全球滲透率也就是3%左右,同時確實已經進入快速滲透率提升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上市公司的經營肯定會超市場預期,因為它是自發快速增長的過程。雖然短期板塊性有一個相對比較大的調整,但是從基本面角度都是超預期的。

  主持人:隨著中國的一些企業進入后,會是我國在新能源這個賽道上換道超車的機會嗎?

  鄭澤鴻:我覺得肯定是有機會。在傳統燃油車時代,我國在發動機上的技術水平跟國外領先公司,確實是硬實力上的差距。這方面要追的話,海外的對手也在不斷發展,國內外差距很大。在燃油車時代,我們很難看到一個自主品牌的燃油車能夠賣到20萬以上的價格,但是在新能源車時代就不一樣了,比蔚來、小鵬、理想,這些車其實都能賣到20萬以上,而且銷量都不錯。燃油車時代,我們用的是發動機、變速箱,這些東西我們跟海外有硬實力的差距。但是在新能源車時代,我們所用的像電機、電控、電池,尤其是電池,全球電池做得最好的公司就是在我們國家。同樣好的東西,加上我們國家有相應成本上的優勢的話,其實按道理是可以造出性價比更高的新能源車,所以國家也是非常支持這個行業的發展。

  從大的層面上來講也是我國汽車領域彎道超車的機會,這肯定是的。不僅像百度,還有小米、蘋果、華為,都有可能去進入造車領域。這個蛋糕足夠大,未來這個行業的天花板也足夠高。短期因市場風格帶來的波動,在我看來是可以忍受的。

  2)華夏基金鄭澤鴻:近期市場震蕩有這些原因

  主持人:進入2021年后,新能源指數整體呈下跌趨勢,新能源板塊波動在您看來到底有些什么原因呢?

  鄭澤鴻:波動是投資的一個常態,回撤也是你投資過程中必須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尤其是今年,今年整體新能源指數表現不太好。這里有幾方面的原因,其實跟基本面因素是不相關的,因為基本面是在超預期,包括銷量、包括價格、包括供給緊張程度。下跌的一個核心因素,一方面確實是估值,經歷了兩年的上漲后,從短期來看,下跌前某些領域公司的估值到了歷史上比較高的一個位置。而在估值比較高的同時,還伴隨到流動性階段性收緊的預期,包括經濟開始復蘇,包括美債利率的上漲,包括國內流動性的回收。另外一個就是市場風格的因素,過去兩年整體以創業板為代表的成長類的公司,漲幅較大。相應的以滬深300為代表,金融、地產,過去兩年表現是很一般。在剪刀差的情況下,一個是估值在不斷地創新高,一個是估值甚至還會不斷地往下走,如果預期發生一些變化的時候,確實可能帶來一些資金的邊際的流入和流出,這個也是正常的。但是我們回頭來想,長期來說投資的本質是什么?我們其實是享受一個行業或者是一個公司,它在未來能夠不斷壯大的過程。行業在進入快速發展過程中,業績會不斷地去超預期,所以靜態的來看估值,可能當時看貴,現在看就不那么貴了。這種波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市場正常的一個常態,但是我們放長周期來看的話,我覺得新能源行業長周期來看,應該還是會取得比較不錯的回報。

  主持人:您是如何看待美國國債利率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呢?全球疫情的經濟恢復發展,對我國市場的影響大嗎?

  鄭澤鴻:我說一下自己一個比較粗淺的認知。確實這幾年,尤其是2020年,整個市場向上的話,很主要的一個因素就是疫情的發展,各國都在放流動性,包括美國幾萬億的美元,包括歐盟大經濟刺激的計劃,也包括我們國家流動性釋放。流動性的釋放帶來的影響就是你估值的提升,尤其是疫苗的推出,人們的生產生活要恢復,就會引來什么問題呢?可能會帶來流動性帶來價格的上漲和通脹預期的起來。如果說通脹預期起來的話,肯定又會伴隨流動性的回收,所以美債利率的上行引發了大家對很多問題的擔心。

  其實可以看歷史,當流動性釋放到通脹真正起來,室友比較長的一段時期的。比如看2006年、2007年,經濟過熱股市在上漲的過程中,流動性在收,包括A股也是加了很多次息之后,最終把市場擊落,當時美股也是一樣,它的估值在加息過程中還在持續地上漲。我個人覺得,通脹真正起來到整個回撤流動性,甚至加息的過程,它的時間周期是比較長的。這個過程中,我們現在還在相對比較靠前的階段,可能是因為預期變化,開始有一些波動。但是我覺得這個趨勢還沒有停止,等到什么時候?看到已經幾次加息市場還很熱的時候,那個時候是我們真正要小心的時候。

  3)華夏基金鄭澤鴻:2021年市場放低預期

  主持人:鄭總您是如何看待2021年的權益市場呢?這也是大家最關心的事,包括后期倉位操作有些什么操作呢?

  鄭澤鴻:其實過去兩年是整個市場收益率特別好的兩年,尤其是公募基金。2019年、2020年,很多基金都有翻倍的收益。而到了2021年,我個人覺得它不會永遠有這么高的收益率,市場肯定是有漲有跌的。我個人覺得在今年這么復雜的宏觀環境下,經濟雖然復蘇,企業盈利不錯,但是流動性可能會收縮,包括海外和國內的流行性,收縮的話對于估值的影響一定是負面的。所以在這樣一個組合的情況下,我個人覺得今年投資的收益率,大家要降低預期,大概率不會像過去兩年那么高了。

  從基本面來說,很多基本面好的細分子領域,包括順周期的很多板塊,像化工、有色。我個人覺得,雖然今年波動會比較大,整體的收益率預期要降低,但是全年基金取得收益肯定比理財要好一些,甚至好不少的正收益,對此我還是有信心的。但是因為今年波動會比較大,我們主要忌諱的一點就是去追漲殺跌,追漲殺跌很容易虧錢。如果選一個好的賽道,如果你能忍受短期的波動,買入持有是一個不錯的策略,你甚至可以不關注它的短期波動。

  4)華夏基金鄭澤鴻:理性應對市場波動

  主持人:在追求收益的同時,您又是如何做好回撤控制呢?這還是要和投資者們分享一下。

  鄭澤鴻:投資永遠要面臨的,一個是收益性,一個是波動性。收益就是在上漲的時候要能突出彈性,同樣整個市場面臨調整的時候盡量好的去控制回撤,但其實這兩方面肯定是矛盾的。實際上我們在整個操作的過程中,首先對于買入標的的選擇比較苛刻,一定是好賽道里面最優質的公司。

  回撤控制的另外一個方面就是我們對于止盈、止損操作上的紀律。比如看好這個公司,當達到所謂估值容忍上限,我們可能也會做一些調倉。而當你買入一個公司,發現它跟你想的不一樣,我們會做一個及時的止損。但是我們作為一個基金的話,我們在做組合的時候本來就做了一個風險的分散,擇時是非常難的,我們做了擇股上的操作,做了估值上上限和下限的忍受。我們也在盡力做這個事情,但實際上是非常難的。

  主持人:最后給基民說幾句堅定持有信心的話。

  鄭澤鴻:首先從大趨勢上來講,投資者朋友通過基金來參與到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是非常好的一個方式,因為中國已經進入到資本市場長牛的過程中。這個過程中的特點是什么呢?就是人均GDP從一萬到兩萬美元的過程,在歷史上來看都是各個國家資本市場牛市的過程。但是在投資上也有幾點建議,你選對一個好賽道是非常重要的,上市公司越來越多,如果你不是非常專業的話,自己去做股票并不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因為未來的分化會越來越大。

  同時一個就是重要的方面就是基金經理,我覺得選對好的人也是非常重要的。此外非常重要的還有保持一個好心態,因為基金投資看的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對于短期的這些波動應該放寬心,所謂的你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華,在它波動的時候,需要堅持的時候我們需要堅持,當它真正上崗的時候,你要守得住繁華,才能在一個相對比較長的過程中獲取一個不錯的收益。

(文章來源:東方財富研究中心)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桃花影院手机在线观看-桃花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