薊縣生活網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570萬賣房,捆綁380萬的床!這里的樓市,越調越魔幻

2021-03-09/ 薊縣生活網/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白送的古堡、房子,為什么沒有被人們一搶而空呢?普通人只看到看得見的一面,合格經濟學者還要看到消費者所
賺錢

白送的古堡、房子,為什么沒有被人們一搶而空呢?

普通人只看到看得見的一面,合格經濟學者還要看到消費者所付出的其他代價。

只針對每年2.4%的交易量下功夫,就算管住了價格,能解決普通人對住房的迫切需求嗎?

最近,網上流傳說,由于深圳不準二手房掛超過指導價的價格,不少深圳業主在掛牌價按照官方參考價報價的同時,也要求買家捆綁購買舊家具、字畫。

當然,也有中介說,這些都是網上的段子,并不是真實發生的事。

中介的這一說法應該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因為深圳相關部門只是要求掛牌價不超過指導價,對實際成交價格并未要求不超出指導價,不管成交價格比參考價高出多少,都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深圳以后真的要求成交價不超過指導價,而指導價又低于市價,那么,上面的段子必然會變成現實。

01

價格可以扭曲,但無法馴服

經濟學上說,決定價格的是供需關系。如果供需關系沒有改變,那么,直接去管價格,只會讓價格以其他形式體現出來。

經濟學家們常常談到的例子,是尼克松任美國總統期間,對石油實行價格管制,這導致加油站排起了長隊。表面上看,人們加油的價格比以前低了,但,如果算上排隊所耗費的時間精力,人們實際上是付出了比以前更高的代價。

這就是合格經濟學者和普通人的思維的不同之處。普通人只看到看得見的一面,合格經濟學者還要看到消費者所付出的其他代價。

又例如歐洲的很多古堡,價格為零甚至為負,日本的一些地方也出現過零價格的房子。但,這些白送的古堡、房子,為什么沒有被人們一搶而空呢?

原因在于,歐洲那些地方的政府,強制要求古堡的主人付出較高的代價維護古堡,而日本有很高的房地產稅,這些都是隱性的價格。

空置房不斷增加,日本多個地方政府已推出“空屋銀行”計劃

在中國,很多城市對新房限價,新房的名義價格甚至低于周邊二手房價格,于是,“茶水費”出現了。除了暗底下的“茶水費”,開發商還要求客戶先交納幾十萬幾百萬保證金,才能參與抽簽。

假如中簽率是1%,那一個幸運兒是賺到了,但其他99個人白白承擔了保證金的機會成本,所以總體上看,客戶群體付出的總成本不僅沒有降低,反倒還升高了。

又例如,名牌中小學的學費,是不準漲的,但是,家長付出的代價真的降低了嗎?當然不會!

因為家長就得去高價買學區房,最后錢被學區房業主賺去了。像北京、深圳這樣的超級城市,好的學區房動不動每平米20、30萬元,有的甚至50萬元以上。

與其如此,好學位還不如放開收費,不要再和房子掛鉤,如此,家長把錢交給學校,學校也有了更多錢去辦學,豈不是好?當然,這可能會觸怒群體心理。

多數人覺得,孩子入學搞金錢競賽,是教育不公平。他們沒有意識到,管制學校收費,家長其實還是要進行金錢競賽,只不過錢沒交給學校而已,這難道就更公平?

但這個道理,真的很難讓不懂經濟學的人明白,所以學區房的價格,只能這么長期扭曲下去。有人說,租售同權是不是能緩解這個問題?不!租售同權只會讓好學位的房子租金猛漲。

總之,在給定的供需關系下,無論你怎么堵價格都沒用。你這邊堵住了,消費者就要在那邊多付出代價,這一點,和物理學上的質能守恒定律一樣牢固。如果你不相信永動機,那你也就不應該相信價格聽人指揮。

1980年代,中國剛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普及價格常識,是經濟學者的一個重要任務。

之前計劃經濟下,所有商品,價格都很低,但是,普通人買不到。想買的話,得排很長時間的隊,或者走后門。消費者總得付出其他代價,來補足實際價格和名義價格之間的差額。

今年春節熱映的《你好,李煥英》中,賈玲穿越到過去,幫她媽媽李煥英解決的第一個問題,是買到一臺電視機。李煥英為了買那臺電視機,已經排了很長時間的隊。如果李煥英那次沒買上,還得等一個多月。

問題是,當時的人們已經習慣了計劃經濟下的“低價”,一旦商品漲價,人們就一片反對之聲。經濟學界費了很多年工夫,才讓主流輿論接受,價格是市場的信號,它反映了供求關系,企業家據此組織生產。價格漲了不要緊,企業家得到信號,加快生產,價格又會回落。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理解價格,中國改革進展很成功,社會財富快速增加,人們生活快速改善。

遺憾的是,這一好不容易形成的主流輿論共識,現在又在漸漸被主流輿論拋棄。

具體到房價問題上,有多年來全球貨幣寬松和舊土地管理體制的原因,這些因素比較難被普通人所理解,所以人們更加容易只盯著價格本身,而不是盯著背后的供求關系。

但盯著價格本身,并不是實現“房住不炒”的好辦法。

02

“房住不炒”不應盯價格,而應盯供給

以樓市較為活躍的深圳為例。

深圳一共有多少套商品房?目前沒有準確數據。根據2018年深圳市住房政策研究院的數據估算,深圳商品房大概是400萬套左右。

而去年深圳二手房成交量是95000多套,此前的2019、2018、2017年成交量更低。2017年只有不到64000套。

全年95000多套的成交量,也不過占商品房總數的2.4%而已。很顯然,大部分業主是超長持有房子。因為,按深圳2020年的二手房成交比例,要花40多年,才能使所有房子平均成交一次。

而這還是深圳的情況,其他城市成交活躍度更低。

要知道,2020年12月28日,A股不到80萬億總市值,但每天成交額基本在5000-10000億之間,也就是每天成交額在總市值1%附近波動。

當然,有人會說股市和樓市沒有可比性,對韭菜來說,“股炒不投”。這說的沒錯,樓市投資者更有耐心,所以普通人投資房子,賺的比炒股多。當然,這是過去的情況,以后投資房子能不能賺,誰都說不好。

且不說如此超長持有房子是不是“炒”,只說,針對這每年2.4%的交易量下功夫,就算管住了交易價格,那就能解決涌向深圳的普通人對住房的迫切需求嗎?

很顯然只是杯水車薪。

要實現“房住不炒”,還是得靠管住貨幣、放開土地。管住貨幣是全球央行的事,地方無能為力,但放開土地,增加供給,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有一次,我去深圳的XX海景酒店見一個朋友。到了那個酒店后,我感到非常奇怪。因為那個酒店離海還有好幾公里遠呢,中間大片高樓大廈,從酒店完全不可能看得到海,不知道為什么叫“海景酒店”。

那個朋友告訴我,這個酒店,以前就在海邊,所以叫“海景酒店”。后來,因為填海造地,這個酒店就變成離海很遠了。南山區的很多繁華地帶,就是填海造出來的地。像前海自貿區,也是填海造地而來。

聽了朋友的解釋,我為當年深圳改革者的務實、敢闖的精神而感慨。地不夠,填海就是了。只要創業環境好,造出地來,市場就能讓那塊土地變成超級繁華之地。

而同樣土地緊張的香港,多年來想搞填海造地,總是受到環保分子、既得利益者的激烈反對。幾年前,劉德華替填海造地項目代言,被輿論痛罵,幾乎要保不住“德藝雙馨”的名頭。

比較而言,內地城市要解決住房緊張的問題,就供給端來說,應該是比較好想辦法的。

各地要實現“房住不炒”,何不繼續像當年那樣務實面對供給問題呢?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桃花影院手机在线观看-桃花影院